放过左脸

【原創、同人雙線耕耘中】
|花滑哈牛中心
|未來都市鼠苑
|EVA薰嗣

【花滑/海牛】发声练习02/ 浊音

啊啊啊...努力想长一点,结果还是早泄(有多,但是没多几个字OTZ),这几周期末考加舞团公演排练,只能熬夜更了,有BUG或OOC的任何迹象,请大家不要客气大力敲醒我||| 有时候写一写都会质疑自己是不是写歪了..........

希望下一章能再长一点,大家期末考之后再见了~~~

 

-----


 

"一起走嘛Yuzu,我還可以把你介紹給我朋友們認識..." 不死心地糾纏,西班牙男人單手撐在客房內的梳妝台面上,形成陰影圈攏住正研讀脳の人間科学教學課件的羽生,羽生待慶功宴結束後就徑直回旅館,匆匆盥洗後就捧著筆記本開始用功。

 

"Javi我还是学生,不抓紧时间不行。" 日本男孩煞有介事地环顾桌上的参考书籍,推了推粗框镜架,然后才看向Javier,镜面后的瞳仁晶亮带着笑意。时刻以微笑示人的羽生结弦,并不总是开心的,Javier能看出来,他有那个自信,就像后内四周跳的起跳瞬间,离地的零点几毫秒就能知道成不成,一种强烈的感觉,Javier相信这些。

 

每当各国解说员夸赞羽生的跳跃轻灵有力,Javier无法融入这种欢欣气氛,打算扯起嘴角又不自觉地皱眉,于是只好撇过头掩饰过去。

无声的画面映在Javier脑海,冰刀一点身着Under Armour训练服的少年纵身跃入空中,冰若银盘延伸出去望无边际却只承接住少年投射在冰面的影子,时间在流逝,少年迟迟没有落冰。时间过去,对手过去,伤病过去,少年没有落冰。

 

Javier想把手伸过去。

在空中的少年是否也会就这样越过同在冰面上的自己?

"又不是高中生,进度甚么的也就一晚上,陪师兄喝一杯,嗯?"

 

"yeah... yeah..." 意识到理性沟通无效,羽生也不多说甚么,开始低头在笔记本上振笔疾书,自动铅笔尾端的维尼坠饰晃得喀啦喀啦响,很快地,18K笔记页面上又增加三行手书,很快地,Javier也注意到羽生的惯用的敷衍大法。

 

"Yuzu我们不醉不归怎么样?"

"yea......呀!" 羽生音都还没发完整,西班牙男人出手就捏上他的颈子,刚洗完澡羽生只套了件EA7黑色短袖T恤,洗除定型用发胶,此刻少年的头发乖顺,鬓发则被本人随手勾至耳后,只有顶上几丝乱党无论怎么压还是自顾自翘起。尽管失却大半光源,少年的黑发鸦羽般栖伏在半影里,却又难以掩藏羽翅的绸滑亮泽。

 

"连Brian都识破你这伎俩,还敢用这招应付我!" Javier坏笑着,就是不撤手透过指头感受少年些微的颤栗,羽生的颈子很敏感Javier知道。猫着背死不回头,羽生笔杆动得更快,笔下写的是Javier看不懂的东方文字,宽松的领口则不设防地露出一截红颈子。

 

西班牙男人笑弯了眼,但经浓密的睫毛筛过加上深邃轮廓,反倒让人看不出戏弄多出几分真心实意的模样。

 

"别闹了,Javi..." 软儒的尾音让Javier像被挠了一爪,不痛只是痒,反而玩心又起更不愿松手。

 

 

"你要迟到了!不是跟人有约?" 终于,羽生抬起头指着表说道。

 

 

"好吧,这次先放过你。下回别躲,一定要跟你喝一回,不然简直白成年了!" Javier看着羽生恬顺地垂首点头,满意地彻手起身。不只是脖子,少年的眼梢耳际也见薄红。

 

简直是一脸要哭的样子,Javier心想。其实,他也搞不懂自己的幼稚行径,老是喜欢招惹羽生,过后又觉得心疼起来。自己这样正常吗?

 

这时候,Javier真觉得自己需要一点酒精。西班牙男人收拾一下,带上钱包就要下楼,走没几步又回头。

 

"Yuzu注意一下身体,巴塞隆纳早晚还是挺冷。" Javier脱下身上的黑色皮衣外套披在羽生身上,拍两下羽生的头才又二度道晚安,出门。

 

 

旅店的门一带上便会自动锁上,羽生听到了想象中的落锁声,啪擦,终于能够一个人喘口气。这漫长无休止的演技放送。

 

 

其实自己在冰下的演技很差劲的,羽生审视梳妆镜中的自己,真是甚么的藏不好,羽生用微凉的双手盖上双眼喃喃自语。

 

 

因为怕演不好,所以不能喝酒,我不能和Javier喝酒。

蒙住双眼的少年,像醉酒一样重复这句话,桌面上的空白笔记本纸页上也重复了数十行同样的字符。

 

存在即意义。

总有一天会懂得。

谁?那个人吗?

你和那个人,你们两个人有一天会懂得,一起。

 

 


评论(2)
热度(18)

© 放过左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