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过左脸

【原創、同人雙線耕耘中】
|花滑哈牛中心
|未來都市鼠苑
|EVA薰嗣

【花滑/海牛】发声练习04/ 初次练习

→__→/  (举手) 有自觉这章写得腻味,大家忍忍很快就过去了。(更不长也有好处!!) 这应该是被期末考惨虐的后遗症,身心受创影响握笔(?)。大家都过得怎么样?祝福大家过得顺心,可以开始准备过年啦,还有收成绩单 OTZ

PS: 留言骂骂我也好,让我恢复能写出人话的状态...



-----


 

拈起一线耳机音源放在眼皮上比画,这不过是练习而已,我不可以害怕。羽生微闭的眼如敛翅知更,正羽之下静默念想已密生成一袭绒羽,骚动无声轻晃。

 

一串华丽的鼓点踩着马戏班子步伐,窜入羽生的左耳,山核桃木鼓棒掷空旋转三周半,滑进Javier的右耳,谁耍的把戏。羽生听着熟悉的调子,慢慢睁开双眼,坚定明澈的眼神泛光,连犹疑的水气也都蒸散。

 

 

羽生和Javier背靠背共享一附耳机,音源线于羽生肩缘处岔开,白色音源线贴伏两件同款黑色训练服而上一左一右环住两人颈项。背对师弟,右耳边旋律轰鸣Javier无法抽身也无法融入,心猿意马频频走神,像是这一秒Javier脑中浮现的是,耳机白色线路的Y字尖端不偏不倚勒在羽生喉头,线路密密贴合简直是一件紧掐不放的危险饰链,西班牙男人扯着线头有三分痞气及更多的晕头转向,喉头微动咽下一口唾沫。

 

"愣着看我做甚么?" 见Javier一时没反应过来,羽生又补上一句:"老是歪脖子,你不觉得酸?"

 

羽生反过身抬手扶正Javier的脸,露出一副真是拿你没办法的神情。不知为何少年困扰的模样,对Javier很是受用,轻快地接过羽生的手吻了一下,接着夸张地敲敲自个儿的肩颈道:"是的是的,我身边要是没有Yuzu那该怎么办才好?"

 

 

羽生心跳乱了一拍不到又恢复正常,光洁手背上没留下任何痕迹,惯常的吻手礼、唱歌一样的风趣话,流畅大方所以自然,该死的西班牙人民族性。几年过去还是无法完全习惯,该死的Javi。

 

 

几秒钟的流程,这几年反复发生在这两个人之间。惊人的相似,让人难以忽视。

 

 

该死。也自觉滑头,Javier懊恼地又敲自己几下,懊恼归懊恼本人对此也束手无策,西班牙男人推测这近似于条件反射,本能跑得比甚么都快,自己只能像只疯狗般去追逐他的猎物。待理智赶上,一切又显得鲁莽拙劣无法说服任何人自己有心。对许多人许多事Javier通常不作解释,秉着想让观众开心的初衷,Javier习惯潇洒地留白放任事态发展,任观众自行捡取乐意接受的故事版本,自担丑角也无谓,酝酿一出皆大欢喜的喜剧。

 

近来Javier开始迟疑起来,直觉告诉他一次次错放也可能抹消剧本里所有台词、走位,让故事在还没上演前就落幕,不存在的聚光灯投射出黑暗,刷去所有矫饰,忧郁的西班牙男人伫立面部轮廓衬着阴影,神情木然却显得格外英俊。

 

 

花滑选手Javier没有定所,过着两个月芬兰、两个月俄罗斯的日子,Javier厌腻频繁地乘飞机旅行,所以他用更多的小旅行来稀释它,他打开电视从第一台转到第一百二十八台、他参加各种派对、他同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出游、他百无聊赖来者不拒,数量一多撩花乱眼喜欢跟讨厌间也就没甚么区别,反倒生出股荒谬的趣味来。无论如何,Javier总会找到方法去享受生活。happy,西班牙男人的生活态度翻译成英文就该是这个单字。

 

 

happy,同样的单字也常常被羽生使用,面对记者提问羽生多次这么回答,Javier中意这个答案,总是听不腻地在旁偏头细听。少年的嗓音因为情绪的起伏而稍显稚嫩,但是每一次讯息还是简洁地传递出来,或许减省却也不偏不倚没有闪躲,而受访时少年总如庭中春树身姿凛立,瓣瓣笑意随风拂面半舞半落。

 

同样的单字不同的涵义,Javier更喜欢羽生口中的,羽生所追求的不是折衷的快乐,少年依循一路以来所累积的判断与思考,一路超越并更新该词的定义,外人无从置喙更遑论动摇。happy一字随着羽生壮大起来,不仅是松散、含糊的形容词,Javier见证了这成长的过程,如今羽生甚至能把发生在自身上的伤病当作养分给吸收。

 

课题大好き。少年的眼神光亮魅惑声腔率直,使得Javier甚而记住了这句日语,陌生的音节在男人舌尖滚动,怎么会有这样倔将的一个人。

 

 

一口气、一个字、一个词、一句话、一夜对谈,远远不足够Javier渴望了解这个人更多。推掉几场派对邀约,Javier常不请自来地跑到羽生多伦多的公寓,两人打一下午的电动、重复看跳跃录像、静音看恐怖电影,两人甚么都聊,但Javier不主动问,只是乐此不疲地进行无效率打捞,一星半点都好。暂且,一星半点就好,Javier还需要时间思考,想他和他,个别和之间,以及如何比肩、超越、竞争、共进,Javier选手陷入漫长的思考。

 

 

"Javi!" 待Javier终于回过神来,只见腮颊气鼓鼓的师弟松了口气复又逼近,羽生起身,抬手将左侧发丝挽至耳后,顺着一揭取下左耳耳机将之塞入Javier耳里。

 

 

私人订制耳机抗噪功能极佳,男主唱的嘶吼左右声道环响,又是某人爱听的日文歌,这下子Javier只能读羽生的唇语了。

 

 

还好羽生说的是英文,为方便让Javier看清楚一字一句吐字极慢,羽生双手搭在Javier肩头倾下身,项链不住晃荡来回菱形能量石数度触及Javier颈间。石子带寒再再溃击西班牙男人的遐思,在Javier眼里羽生摆出的每一个嘴型,都是富含潜力的未来式,好多个未完成的吻。

 

特别是YOU,细观羽生口型Javier大胆推测。摆锤运动落定,羽生的护身菱石荡至Javier颈侧,数次肤触后石子也不复寒凉。

 

 

慎重地复述两回,羽生终又回到最初的位置,贴着Javier的身体慢慢滑下。

背靠背,尽管听不见房间里的声音,Javier还是能感觉到羽生单薄背板传来的共颤,断断续续地持续着。

 

Javier望向桌边的维尼纸巾盒,遵守约定不回头。

这是少年的第一次练习。

 


评论(12)
热度(17)

© 放过左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