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过左脸

【原創、同人雙線耕耘中】
|花滑哈牛中心
|未來都市鼠苑
|EVA薰嗣

【花滑/海牛】发声练习05/

【海牛】发声练习05/

 

警告:本章属于复健章,作者会积极治疗争取康复,大家请相信我!!

 


 

可恶,这章我写得好傻好白好日常(哭)

 

明明WC期间吃了那么多糖,真是充满愧疚感。

 

会抓紧时间,再多练练笔,偷懒那么久都钝了。

 

 

 

以及,要特别感谢CHU,妳是耽美大神派来的小天使!!

 

没有你就没有这一章,以及好心派送KUDO的各位,爱死你们了~

 

 

 

 -----------------------------------

 


 

离羽生返回日本的航班剩下七小时,Javier掀开圆盾纸裱布礼盒向表面瞄了眼,那是一只卡地亚夜光表,这不算是惊喜,因为在小奖牌颁奖礼上某人很自然地拆封了两人份的赠礼,还好奇地向同台的Ten探询,你的跟我们的一样吗?

 

 

 

在我们巴萨隆纳的房间还有另一只表,Javier拖着观众送的大蟋蟀玩偶走向羽生,另一只表套在在羽生腕上,表带嫌大不住下滑,少年也不嫌烦不断往回拨。

 

 

 

羽生觉得挺好的,巴萨隆纳夜半两点钟多三分,非常规时段内作出什么傻事都挺合理,那些越矩行为只会是众人梦中不起眼的一颗星,在众人未醒前就殒落。其实也没什么,师兄弟两人做些再普通不过的事打发时间,不睡觉,一起等待载走其中一方的客机降落,这是两人近年养成的默契。

 

 

 

手执抛弃式刮胡刀,两人并排站在酒店浴室大镜前。

 

记得前年休赛季后再遇,羽生在蟋蟀俱乐部看到Javier精心蓄胡的成果,西班牙男人永远忘不了他的日本师弟拿着蝴蝶刀套笑得前仰后倒的模样,还跟一旁的Nam勾肩搭背嚷着"kabab!"、"kabab!",除了口音标准之外,羽生又加了句"这样,Javier你就真的看起来像我父亲了。"说完就笑着跌坐到冰上,明艳的黄色围脖包裹住脸颊一抖一抖。

 

 

 

Brian在挡板后面,看着西班牙徒弟扑上前不知是扶还是扯的跟日本徒弟玩成一片,吹了吹马克杯中的热巧克力打趣地想,Javier算是少数几个能让羽生在冰上收不住脚的人吧。Brian笑了笑,空气里满是巧克力的香气。

 

 

 

从那次起,Javier就多了条督促刮胡的小尾巴,直到今天。Javier行动利落,从鬓角及脸颊开始刀片在刮胡泡上运行,接着冲洗镇静。一旁的羽生有样学样,程序皆正确且动作细致,比Javier当初教他时进步多了,Javier边用白毛巾擦脸边看旁边这个浪费刮胡泡的人。这家伙发须长得慢,根本不需要跟自己一样天天如此,看着羽生水煮蛋般的肌肤Javier感到纳闷。

 

 

 

"还像吗?"Javier一手撑在大理石洗手台上随口问出,羽生盯着镜中的西班人摇头"不像......现在是叔叔"

 

 

 

Javier不是很满意这个答复,把羽生从镜前抓过身来用臂弯夹住威胁道"给你点时间,再想想?"野蛮协商五分钟后终于换得羽生一句"像哥哥",Javier这才满意地收手。

 

 

 

Javier自认为不是个会说话的人,他只是擅长看到让别人好过的话,人与人之间需要的大致上没甚么区别,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是共通的,像一条河流,Javier仅仅是认清水向顺着游,只要憋口气不去想,实在是很容易的事。对他而言真正困难之处在于,打捞起自己心底的话。譬如说,羽生结弦对Javierfernandez而言是什么样的存在?看看,仅是一个比喻而已,便让这个西班牙人沉默下来。

 

 

 

 

 

你取笑我胡子,我做弄你眉毛,男孩子间的游戏,这是避免沉默的方式之一,只要遵守游戏规则就能继续玩下去。

 

 

 

 

 

"Yuzu,这个月还没修?" 反正英文不好,西班牙人索性就让语句更破碎一些,问句中的受词悄悄地省略,落到Javier手里,Javier拇指拂开羽生额发指尖反复摩娑后者的双眉,一个月时间足够脱离乖巧眉型,露出一点张扬的痕迹,整体来说却还是显得端正,在秀气的眉骨上格外潇洒。Javier觉得羽生眉毛好看得很,像曾在俄国隆冬看到的陌生叶落,还来不及辨识便被飞雪掩埋,言语太慢,Javier只能笨拙地用手去擦拭去温热,两三下热度便醺上羽生眉眼,看着看着西班牙人反又更加说不清楚。

 

 

 

"回日本后,妈妈会修的。" 羽生眼睛滴溜溜地转飞快地回话,尽管才戏称Javier叔叔,这下倒又不想在他面前显得不成熟。

 

 

 

而这房间里真正不成熟的人像是想到一个好主意大嚷"别老是麻烦由美,我们自己来!那、Yuzu"

 

 

 

两人窝在酒店客房内的暗纹卧榻上,抢着用Javier的手机搜寻修眉教程。作战计划拟定后,羽生靠近光源直挺挺地端坐椅榻等待Javier,轻扶羽生下颔Javier在猫眼流苏立灯下点描眉头、眉峰及眉尾,煞有介事地以指梳顺接着动手。Javier不着边际地修剪着,他发觉自己遇到一个大难题,并非技术问题,而是关乎理念。Javier喜欢羽生现在的眉型,却又忍不住想抓住此次机会在羽生身上留下点自己的痕迹。

 

 

 

无预警,执刀的西班牙男人开始哼起赛维利亚的理发师,听到熟悉的旋律羽生暗叫不妙,知道一切为时已晚。

 

羽生了解这个男人甚过乐曲,每当情况超出Javier掌控时,压力使然Javier就会开始说出或做出各种不着调的举止。这一次则是用唱的。

 

 

 

默算节拍,在进入费加洛的大幅唱段前,羽生合乐挑眼问"Javi我的眉毛怎么了吗?"

 

 

 

"不不不,非常完美" 打了个响指,Javier极其夸张地捧住羽生的脸露出赞赏的神色,随即又道"时间还早,Yuzu你就先瞇会儿,有我守着"同时不讲理的把羽生按倒于卧榻,说甚么也不让少年接近镜子看一眼,Javier则霸着木椅镇守客房的梳妆台。

 

 

 

羽生好整以暇闭眼假寐,嘴角微扬似乎对一切都不感意外,配上被Javier稍剪过短的眉。西班牙男人忍不住轻呼出声,并同时摀住嘴怕打扰少年的睡眠。一只雪中狐狸,没错,Javier想这么形容这个少年,想看狐狸威风凛凛地甩开所有人恣情驰走在大雪原,又想追上去亲手感受狐狸皮毛的柔软,就这样Javier抱着难题进入梦乡,趴在梳妆台上睡了过去。

 

 

 

至于羽生,少年的课题不存在梦中,他时时想着该如何翻越,不曾想过逃避。带上iPod,羽生蹑步移到Javier身边蹲踞在侧,打发最后一点时间,有着音乐陪伴这让羽生好过一点。循环播放同一首歌:"Miseryloves company...... There are two sides to every question......"

 

 

 

在梦中,西班牙人也想让狐狸好过一点,小狐狸为了跑得更快眼睛总是看向更远的方向,足迹一串红浆果似地吊在眼前,Javier着急追赶腹里却也还没想好该怎么说服对方。只能够跑得更快,Javier心想。

 

 

 

 

 

看Javier睡得挺熟,羽生胆子也就大起来,蹲靠得更近,没多想,羽生抬头衔住男人的唇,轻轻舐咬像只小兽那样,可能恰好看起来像一个吻,其实是种本能。

 

 

 

之后少年便垂下头,觉得一口气喘不上来,静听那醇如烈酒的爵士乐曲,失衡的听觉像在钢索上游戏,少年抬手牵住Javier运动外套的袖口,看红袖子和白袖子连成一气,似乎平复了点,梦呓般羽生启口,歌声走走停停很明显是迷了路。

 

"Misery loves company...... There are two sides......"

 

 

 

不知第几遍的尾音还没收全,Javier翻了个身,吓得羽生立时噤声想要逃离,不料双脚一施力只感到一阵酸麻,杵着麻掉的腿,羽生傻蹲在原地,想走也走不了。Javier还是没醒。不过这已经不重要,羽生抱着膝盖彷佛意识到这辈子恐怕是无法从这个男人身边逃开了,幸福和恐惧同时充塞着少年的内心,某种程度上美梦与噩梦有着相似的本质。血液再次活络,丝丝疼麻电流般延指尖蔓延上来,嘴唇反而像是丢失了知觉。

 

 

 

 

 

羽生临走前,唤醒了Javier道别。半梦半醒的Javier不明白,为何自己骄傲的小狐狸红着眼睛。"为什么难过?"Javier口齿不清地问。

 

 

 

 

 

 

 

一向晚起的西班牙男人不记得少年的答复,羽生已经离开,而他的神智到巴萨隆纳日正当中时才回复。尔后,他开始反复琢磨几句歌词,只是无论怎么模仿,都唱不出那种又甜又涩的怅然若失,可能是口音造成阻碍,一个在东一个在西,Javier心想。

 

 

 

 

 

 

 

 

 

羽生由美从机场载着儿子返家,红灯时一边从后照镜观察儿子的脸。"我儿子的身体除了我以外谁都不准碰" 尽管做出这样的强势宣言,羽生由美还是觉得无助与担忧,毕竟父母的心情无论转换成任何语言,都只能这样直接无可退让。

 

 

 

特别是当孩子长大,决定将自己交付给另一个人的时候,作为父母的尽管不安所能做的就只有静静在一旁守护。

 

 

 

 

 

 

 

由美在后照镜中和儿子对上眼,眉眼弯弯同时用手在空中划出拱型问道:"你们又胡闹了?"

 

 

 

闻言,结弦试着轻松地答道,"是自己想试试看,想不到..."

 

"下次注意好比例。不然...其实不修也无所谓。"由美谨慎地说出意见,并留意儿子的反应。

 

 

 

结弦愣住好几秒,复又开口:"Javi也这么说。"

 

 

 

"Javi君是吗?" 由美只是确认一下,见儿子点头并小声应了声,便继续平稳地往羽生家驶去。看着儿子在后座抱着提袋睡去,表情看起来十分放松,此刻由美由衷地感到幸福。

 


评论(12)
热度(23)

© 放过左脸 | Powered by LOFTER